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彼得罗的博客

今天真蓝,没雾霾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【小小说】薛老汉的爱情  

2011-02-07 08:04:45|  分类: 原创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小小说】
薛老汉的爱情
文/彼得罗    

  薛老汉是方圆几十里有名的瓦匠,一辈子他自己也闹不请楚究竟给人家盖了多少房子,铺了多少瓦片。看看他的那双手,满是老茧和伤口,都是瓦片给磨的。一块坚硬的瓦片到了他手上就像是一团软泥那样听话,要多大有多大,绝了。

 陕西关中的房子讲究一坡盖,没有对称的屋脊,只是一面坡地下去,高的冲外面,低的一面在自家院里,讲究肥水不外流。以前关中土匪多,这样的房子有利于坚守,强人不能轻易的攻进来。解放后,土匪叫解放大军杀的差不多了,房子却没有变化,还是一坡地倒着,成了关中三大怪之一,吸引了全国人民去那里考古学习。

薛老汉的手艺适用在那种老瓦,就是那种很小的,碎碎地小黑瓦,那可是吃手艺的活计,不是什么人都敢做的,闹不好屋子就漏雨掉瓦,不成个样子。你看薛老汉经手铺下的瓦片,几十年还是依然如新,纹丝不动。


老薛今年六十多岁了,孩子都有出息,不是进西安就是去京城,都不在身边,只是过年了,才大包小包地回家,衣锦还乡的热闹,叫别人眼红。老伴前年走了,留下他一个人觉得很孤单。可是,孩子们叫他去城里,他不去,怕受拘束,不习惯那里的环境。

大女子嫁给了一个阔佬,有产业有买卖,是个做房地产的。姑爷早就说要给他一套房子,让他住在身边也好照顾。可是他就死活不干,就是不去。孩子们觉得他太拗,也就随他去了,过年来看看,过个大年,全家也热闹一下。薛老汉的小儿子在北京,去年大学毕业就留在了那里,现在是一家网络公司里做,每月收入还可以,就是北京的房子太贵。他姐夫叫他来西安帮他做,然后给他一套房子,可是这碎娃比老汉还拗,就是不来,拿他没辄。


其实薛老汉不离开村子是为了赵寡妇,这在全村都是公开的秘密,谁都知道。赵寡妇四十八,老伴在十几年前死于一场车祸,一个寡妇带着一个女娃艰难度日,种着几亩薄田勉强糊口。也有人去跟她说,为了孩子再向前走一步吧。可是找了几个人,不是她不满意就是孩子不喜欢,她也怕委屈孩子,就撂下了,没有再提。没成想一转眼十几年过去了,她还是孓然一身,孩子却长大了,去年考上了西安的大学,家里就她一个孤老婆子。

薛老汉的心思赵寡妇心里明镜似的,知道薛老汉喜欢她,每一次家里房子漏水漏雨,薛老汉都是忙前忙后地张罗,就像是自己的事情。赵寡妇家房子漏水是薛老汉最高兴的时候,不为别的,只是为了能多看几眼她,为了能在她家吃一口热饭热菜。

都说有情人终成眷属,其实在现实生活里满不是那么回事。薛老汉和赵寡妇谁都看好他们俩,可是一次次错过,不是这事就是那事,最后连薛老汉自己也放弃了,觉得还是缘分不到。


赵寡妇娘家姓孙,家里成分高,是地主。那时候都讲究政治条件,薛老汉喜欢她,可是不敢娶她。她家虽然出身不好,可是生的却好,婷婷玉立的身材,端正的五官,优雅的气质,是附近十里八村有名的美人。最后还是嫁给了赵家老五,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。牛粪尽管长相丑陋,可是对老婆却好,他不在乎她的地主成份和阶级出身,像是爱护小草一样的呵护她,在乎她,叫她一颗冰冷的心在他这里得到了温暖。这也是她迟迟不肯再嫁的原因之一,怕对不起深爱自己的赵老五,也怕得不到赵老五的那种爱!

村里都在传说,赵老五死就是因为她要吃西瓜糖才出事的。那时她第二次怀了身孕,害喜害的凶,不像上回怀丫头那样平和,都说她怀的是一个男娃。她一早上起来就想吃西瓜糖,那是土法炮制的一种麦芽软糖,外面抹上一层绿色,内里却是粉红的,有点像是一个西瓜,一吃还有点薄荷味。西瓜糖要在赶集天村里才会有卖,平常就要去镇里买。那天下着小毛毛雨,赵老五开着拖拉机,也没有穿雨衣就出了门。从下午走,一直到天黑了也没有回家,她坐不住了,趴在门口张望。黑夜里跑来了队长书记,说,老五出事了。她听到后一头栽在他们的怀里人事不知。

等她醒过来,肚里的孩子没了,还是一个男娃,老五也没了,死于车祸,她自己却躺在乡卫生院里。赵寡妇一直在深深的自责,觉得是自己害死了老五,对不起赵家上下。


薛老汉知道这些,但他不死心,就是盼着有一天赵寡妇能撂下以前的纠结,可以好好的考虑一下和他的事,能和他过日子,生活里也能相互照顾,总比一个人过要强些。

每一年他就盼着能下雨,盼着赵家的房子能漏水,他好去修理,给她重新铺铺瓦片。在家里他还准备了几百块备用的小黑瓦,时刻准备着去赵家。

可是,天有不测人有旦夕,赵寡妇无福消受他的屋瓦,也没有再来求他修房。那年的一月份家里准备过年,孩子也要回家来放假,赵寡妇突然说是头痛,吃了一片阿司匹林就躺下了。第二天村里人去串门,才发现她早已僵硬死去。还不到五十岁呢!

薛老汉没有难受也没有伤心,他自己说,就是缘分不到,没有那个福气和她过日子。他看着院子里的瓦片,看看自家的院子,觉得没有什么可以留恋的了,就给儿子打了电话,说要去看孩子,要去北京!

离开村子前,去了趟赵家,还爬上去换了瓦。以前他为了能来赵家,每一次都在屋顶留一个机关,下小雨龟事没有,下大雨就漏,漏了就有机会来修,又可以看到她。现在她没了,还留那个机关有什么用啊!他用白灰将留的口子抹得严严实实,突然觉得对不起她,两行浊泪流下来,滴在瓦片上,像是在下雨。一滴滴的泪水落在干瓦片上霎时就被吸没了,也没有漏下去。


过年了,他家的老屋没有炊烟没有人声,静静地待在一旁,好像满村的年味和他家无关。村里还有赵寡妇家也和他家一样,静悄悄的显得恐怖,孩子回家办完了母亲的后事就回了学校,说是联系了一个家教,不想在家里过年!

村里的干部们也很无奈,叫人在他们家门口放了几挂鞭炮,没有人也要过年不是,也得沾点年味喜气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1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